史習雋:《西儒遠來:耶穌會士與明末清初的中西交流》 (2019)

avatar 2019年9月2日11:04:36 評論 321

史習雋:《西儒遠來:耶穌會士與明末清初的中西交流》 (2019)

作者: 史習雋
出版社: 商務印書館
出版年: 2019-8
頁數: 305
定價: 58
裝幀: 平裝
叢書: 絲瓷之路博覽
ISBN: 9787100168007

內容簡介:

十五世紀末十六世紀初,新航路的開辟揭開了大航海時代的序幕,歐洲各國開始紛紛向外殖民,不斷拓展海外貿易。在開拓殖民地的同時,為了擴大天主教的影響和勢力,西洋傳教士們也開始來到東方進行活動。他們帶來的不僅有所謂天主的“福音”,還有先進的西方科學和異質于東方傳統的西洋文化。西儒遠來掀起了一場東西方文明之間的交流與碰撞,并對后世留下了深遠的影響。

作者簡介:

史習雋,本科畢業于華東師范大學哲學系,碩士畢業于南京大學歷史系中國古代史專業,后赴日本九州大學留學,攻讀東洋史專業,獲文學博士學位。現任上海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助理研究員,主要從事中日天主教史及中西交流研究。

晚明耶穌會的入華給中西文化交流帶來的影響之大是毋庸置疑的。一方面,他們實現了自己的傳教使命,使天主教在中國的文化土壤上擁有了一席之地,即便經歷了“百年禁教”,其在中國的發展也并未斷絕,而是一直延綿至今。與此同時,他們的到來也拓寬了中國對西方的認識。從宗教倫理到西洋火器,從人文藝術到自然科學,耶穌會士對西學的引介推動了中國本土科學技術的發展,也使得從高官權貴到普通平民都有機會接觸到西方文化的氣息。由這一小群西洋人掀起的東西交流并未局限于某一群體或某一地區,而是幾乎影響至整個中國社會,這樣的規模在中西交流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筆者一直認為明清時期耶穌會士的在華傳教事業既可以說極為純粹,同時又是錯綜復雜的。純粹指的是傳教士們的傳教動機。不論是廣交中國名士的利瑪竇,或是被譽為“西來孔子”的艾儒略,他們所懷揣的信念與追求事實上只有一個,那便是讓天主的“福音”傳至中國的土地。不論是附會儒學的“文化適應”,或是經世濟民的西方科學,都是為了實現這一根本目的的手段。正如“合儒”、“補儒”的意義在于“超儒”,介紹世界地圖、天球儀的用意則是在于吸引中國人對西學與天主教的好奇心。然而,這樣的動機并沒有妨礙,或者說反而促進了耶穌會士成為融匯東西的文化橋梁。在成為“西儒”的道路上,他們努力鉆研漢語,熟讀儒家經典,研習中國禮儀,分析中國人的文化與喜好,嘗試以更易被接納的方式來闡釋與傳揚天主教義。廣義來講,他們可謂是開創了漢語基督教神學的先驅。為了展現自己的“博學”,他們積極地譯書制器,推動了中國一次又一次的科學革命,雖然這并不是他們的本意。然而,在他們傳教事業的背后則是錯綜復雜的利益關系。大航海時代的傳教始終與貿易和殖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由此帶來的是葡萄牙、西班牙、法國等西方各國對保教權的爭奪。與之相應的是各修會為了擴大傳教范圍而進行的競爭與博弈。并且,即便是耶穌會內部也始終存在著不同的聲音。這些明爭暗斗的源頭既包括彼此對于教義理解的差別、關于傳教策略的分歧,也包括對教會內部與西方各國的權力沖突,而其結果則最終導致了“禮儀之爭”以及從康熙朝開始長達近一個半世紀的禁教。

雖然這本小書無法全面展現這段宏大歷史的發展進程,但是筆者希望通過對一些標志性歷史節點以及耶穌會在西學東漸方面的主要貢獻進行梳理與介紹,為讀者們概括地呈現耶穌會的入華過程、進入中國后的教務發展以及在華傳教事業面臨的困境與挑戰。然而,與此同時筆者希望強調的是,耶穌會的入華傳教史并非割裂、孤立地存在,而是耶穌會遠東傳教的一部分。為了闡釋耶穌會遠東傳教的背景,本書在第一章中以“東方宗徒”方濟各·沙勿略的事跡為主線,介紹了耶穌會入華之前在印度,尤其是在日本的傳教情況。日本是耶穌會入華的前站。在那里,耶穌會士們積累了他們對陌生的東方文化的認識,并積極謀求與權力階級合作、交往,試圖營造適合天主教傳播的環境,并尋求適合東方國家的傳教方式。當時,天主教在日本欣欣向榮地發展了近一個世紀,以至于1549—1650 年的這一段時期被史學家們稱為日本的“切支丹世紀”(Christian Century)。中日兩國在文化與社會結構上有著諸多相似之處,二者均有著成熟的文化體系,存在明確的社會階層,擁有多元且強勢的本土宗教。因此,傳教士在傳播天主教時也曾遇到許多相似的困境。他們在日本積累的傳教經驗,對于耶穌會的在華傳教活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筆者希望通過第一章的介紹讓讀者認識到耶穌會在遠東的傳教是一個連續的過程,并展現耶穌會“文化適應”策略的萌芽。16、17 世紀,中日天主教傳播的對比事實上是筆者在攻讀博士期間就產生興趣的一個課題,希望在日后的研究中能對這一問題展開更為系統、深入的探討。

此外,在本書的第五章中,筆者以明末天主教“三大柱石”之一的徐光啟為例,介紹了奉教士人的人際網絡對于天主教與西學傳播產生的影響。耶穌會實行的“文化適應”方針,以及將西方學科作為傳教工具的辦法在當時取得了顯著的效果,傳教士們以其“博學”的形象博得了不少中國士大夫的認同與好感。而一批“奉教士人”的誕生,更是有效地推動了耶穌會的傳教事業。“奉教士人”指的是以被譽為明末“天主教三大柱石”的徐光啟、李之藻、楊廷筠為代表,信奉天主教的中國士大夫。他們不僅在朝中擁有官位,在地方社會也享有一定的影響力。這些奉教士人在入教之后,除了關注自身的宗教生活,還常常積極地通過各種社會關系及在官界的影響力為傳教士創造有利的環境,以促進傳教活動的順利發展。在他們的幫助下,耶穌會士們不僅得以參與到朝廷的歷法編修及軍事改革活動中,他們在各地的傳教活動也獲得了更為順暢的發展。而這正是耶穌會在中國實行“上層路線”所期待的結果。事實上,這一部分是筆者博士論文中一部分的縮略。筆者希望能通過具體的事例,更加直觀地展現明末清初天主教在士人階層中的傳播路徑,以及天主教徒在當時的政治文化環境下的各種境遇與諸多面相,揭示耶穌會的上層路線與“文化適應”在實踐中的展開形式與效果。

筆者在撰寫本書的過程中,除了利用傳教士的著作、書信、年報等各種原始文獻外,還參考了一系列相關領域的先行研究,其中包括李天綱、戚印平、余三樂、五野井隆史、清水絋一等眾多前輩名家以及筆者在九州大學的導師中島樂章、柴田篤的大作,但由于本系列叢書在體例上統一不標注出處或參考文獻,因此筆者在這里一并致謝。另外,衷心感謝長春師范大學鄭春穎老師的引薦,使筆者能夠有幸參與這套叢書的撰寫。

目錄

第一章

從日本到中國—方濟各·沙勿略的悲愿
基督教與中國相遇 / 2
耶穌會的成立與遠東布道的開始 / 7
旅程開始—“東方宗徒”方濟各·沙勿略 / 12
從印度到日本 / 15
鹿兒島開教—日本天主教的開端 / 19
西洋佛教與“大日如來” / 25
方濟各·沙勿略日本之行的終點 / 30
離日朝中 / 35
病逝上川島 / 40

第二章

序幕揭開—利瑪竇入華
利瑪竇 / 46
葡萄牙“ 飛地”— 澳門 / 51
定居肇慶 / 55
僧服到儒服 / 61
漫漫上京 / 66
南京到北京 / 71
禮部發難 / 77
與士大夫交游 / 82
十年教務發展 / 90
利瑪竇去世 / 96
御賜墓地 / 101

第三章

中儒與西儒的對話
傳教士眼中明末時期中國的宗教 / 108
西方箴言論儒家倫理 / 116
《天主實義》的構成 / 122
《天主實義》的成書與刊印 / 130
“ 補儒”—選擇性的耶儒融合 / 136
“ 易佛”—對釋老之學的徹底排斥 / 141
《畸人十篇》與《七克》 / 146

第四章

“西國大學師”—從西學傳播到歷法編修
科學為工具 / 152
《坤輿萬國全圖》 / 158
《幾何原本》 / 162
物理與機械工程學科的進步 / 166
西洋火炮 / 171
《崇禎歷書》 / 179

第五章

奉教士人與耶穌會“上層路線”的展開
徐光啟入教 / 188
上海開教與家族傳教網絡的形成 / 193
徐光啟師門傳承 / 200
交友網絡與信仰的傳播 / 209
官界人際網絡與傳教事業的開展 / 215

第六章

夷夏之防—明清間的反天主教運動
龍華民與耶穌會傳教方針的變更 / 224
《參遠夷三疏》與南京教案 / 228
《辨學章疏》 / 234
教案余波 / 239
明清鼎革之際的耶穌會 / 243
楊光先發難—“歷獄”爆發 / 250
湯若望平反昭雪 / 255

第七章

禮儀之爭與禁教諭令
禮儀之爭爆發前的教務發展 / 264
會內與會外的反對聲音 / 269
爭論正式爆發 / 275
矛盾的激化與鐸羅使團的來訪 / 280
教皇克萊芒十一世敕令 / 285
康熙禁令 / 290
禁教之后的教務發展 / 296

網絡圖片來源 / 303

avatar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