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玉梅:《南懷仁·教要序論·訓詁學研究》(2016)

avatar 2018年9月16日08:11:19 評論 3,503

 

出版社: 上海古籍出版社; 第1版 (2016年10月1日)
平裝: 580頁
語種: 簡體中文
開本: 32
ISBN: 9787532582099

 

《教要序論》是清代漢學家、比利時傳教士南懷仁所撰的漢語《圣經》詮釋學著作,從功能、釋義模式上看,其解說《圣經》的方式與我國訓詁學解釋古代文獻很類似。本書在中西方語言文化交融的大背景下,從傳統訓詁學與古代詮釋學對比的角度,以《教要序論》及其所注釋的明代利瑪竇等著《天主教要》為核心,進行了窮盡式梳理。

 

作者簡介
張玉梅,女,博士,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主要從事語言學、古典文學研究。曾任上海交通大學-魯汶大學中歐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現任中國訓詁學研究會副秘書長、中國古代文化國際研究院秘書長。先后發表多篇論文、出版專著《王筠漢字學思想述論》、《古典詩詞鑒賞與寫作十講》等。

目錄

序一訓詁與詮釋的新境域 李建國1
序二打開訓詁學研究的廣闊空間 汪啟明1

引子從魯汶大學的鐘聲說起1

第一章研究綜論4
一、 論題的研究現況4
二、 論題之于訓詁學的意義12
三、 論題文獻概貌及研究方法15
四、 《教要序論》對前人的繼承23
結語34

第二章訓詁學與詮釋學同異之宏觀考36
一、 近年學界動態36
二、 傳統訓詁學與古代詮釋學相類39
三、 傳統訓詁學與古代詮釋學相類的原因55
四、 傳統訓詁學與古代詮釋學之異57
五、 訓詁學與詮釋學的發展與現狀66
結語69第三章《教要序論》釋詞考74
一、 融合之一: 均釋行文中重點詞、疑難詞74
二、 融合之二: 均釋行文中外來詞77
三、 融合之三: 均釋專有名詞或詞組81
四、 融異之一和二: 喜用定義法,不用因形釋義85
五、 融異之三: 訓詁重意,詮釋重理91
結語95

第四章《教要序論》釋句及其他考97
一、 二者均解釋句意97
二、 二者均釋歷史文化內涵102
三、 二者均釋相關禮儀105
四、 二者均解釋篇題或章旨108
五、 二者均解釋篇章布局110
結語112

第五章《教要序論》訓詁術語考113
一、 關于“訓詁術語”113
二、 “某,某也”、“某者,某也”114
三、 “為”、“謂之”、“謂”、“言”122
結語128

第六章《教要序論》使用“隨文釋義”、“六經注我”考131
一、 以“隨文釋義”法詮釋131
二、 類似“六經注我”式詮釋140
結語151第七章《教要序論》修辭考158
一、 均解釋修辭現象158
二、 均使用修辭方法160
結語189

第八章《教要序論》邏輯考194
一、 均用類比法195
二、 均用假言推理202
三、 均用三段論205
四、 均以關聯詞語解釋207
五、 均舉例解釋209
六、 均羅列解釋215
結語221

第九章《教要序論》義理辭章考225
一、 義理合儒,反佛反道反迷信225
二、 唯心主義、反科學、專制權術類思想232
三、 辭章之為表: 借鑒其他文體239
四、 辭章之為表,清雅為主間雜官話243
五、 辭章之為表,格式不斷完善246
結語249

第十章《教要序論》的文字學價值251
一、 《教要序論》用字準確無誤252
二、 《教要序論》是訓詁書中的注本262
三、 《教要序論》可資考察漢字歷時演變277
結語284

第十一章《教要序論》等基督教漢語文獻的辭書編纂
價值286
一、 《漢語大詞典》收錄的基督教意譯外來詞287
二、 《漢語大詞典》收錄的基督教音譯外來詞300
三、 可增補《漢語大詞典》301
四、 可增補《基督教大辭典》309
結語313

第十二章《教要序論》等基督教漢語文獻的訓詁學與
詮釋學價值314
一、 別開訓詁與詮釋的新領域、新方法314
二、 《教要序論》等基督教漢語文獻的漢語訓詁學史價值
再辨325
三、 《教要序論》等基督教漢語文獻的漢語文化傳播
價值與啟示336
結語341

附錄一天主教要345
附錄二教要序論361
附錄三教要芻言414
附錄四方言教要序論476
參考文獻535
后記553

序言

序一訓詁與詮釋的新境域

李建國

玉梅的大作《南懷仁〈教要序論〉訓詁學研究》即將付梓,應出版社之請,索序于我。只是自覺慚愧,三十余年來,奔走于出版、市場之間,出入于編輯、教學之列,徒有學者之名,終不敢以陸宗達師弟子招搖。今于玉梅的大作,亦僅依第一讀者的本分,拜讀之余,略抒心得而已。

《教要序論》是比利時教士南懷仁對明朝來華傳教的利瑪竇等人所著《天主教要》(約1605年)一書的再詮釋。意大利人利瑪竇是西方教士來華傳教的最早開拓者之一,也是最早閱讀并鉆研中國典籍的西方學者。他除了以漢語著述的方式傳播天主教教義外,還通過廣交中國官員和社會名流,傳輸西方天文、數學、地理等科學技術知識,對中西文化交流作出了重要貢獻。其后萬歷四十三年(1615)就有傳教士王豐肅的《天主教要解略》,對《天主教要》經文作注解。南懷仁于清順治十六年(1659)來華傳教,后于利瑪竇半個多世紀,是時明亡清興,江山易手,中土已是大清帝國的天下。從明初西人來華傳教至康熙九年(1670)南懷仁《教要序論》出版,時歷百年,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重要時段。這一時段西方傳教士著述頗多,而南懷仁《教要序論》尤為著名。其因有二: 一是南懷仁來華十余年間,就已嫻熟地掌握了清代官話,精通漢語經典文獻,具備了通古今、兼中西的獨特學養。于是他在借鑒《天主教要解略》等前人著作的基礎上,用傳統漢語訓詁的方式系統詮釋《天主教要》的教理,著成集大成式的《教要序論》。二是他精通天文歷法,擅長交關貴游,曾為康熙皇帝的科學啟蒙老師,任職欽天監副監,官至工部侍郎,正二品,當是來華教士中官職最高者。中國向來是官高而言自威,位重而書即貴,所以《教要序論》便成為西方傳教士詮釋《圣經》中的扛鼎之作。

玉梅《南懷仁〈教要序論〉訓詁學研究》選擇《教要序論》為核心文獻,上聯下系,考鏡源流,對16世紀初至17世紀末葉一批相關的基督教漢語典籍進行訓詁學的專門研究。它以明清之際中西語言文化交融的大視野,觀照西方傳教士南懷仁等用漢語訓詁學的體式方法詮釋《圣經》,比較漢語訓詁學與西方詮釋學的同異,屬于跨文化的學術研究之疇。誠如作者所說:“本書著眼的是西來傳教士群體所代表的圣經詮釋學與中國本土訓詁學的對比與研究,及由此所呈現的中西方文化交融。”無論是選題的角度和思路,還是研究的方式方法,都顯示了21世紀以來新一代學人的治學理念、學術風格和科研特點。毋庸諱言,新一代學人所接受的系統性教育,所具備的外語造詣,所秉持的計算機信息處理技術,所擁有的視野、識斷、理念和方法,所習得的公關能力等等,都是吾儕不能比肩的。因此,他們的學術成就超越前輩自是不言而喻的。

漢語訓詁學是中華本土發端最早的語言學科,從先秦至今,已歷二千余年。在其漫長的發展史上,先后有兩次重大的中外語言文化的對撞、交匯和融合,程度不同地為漢語文化注入新機,為傳統語言學,特別是訓詁學,提供了新的理念、方法,乃至著述體式上的借鑒。

第一次中外文化的交融,發生在兩漢之際,至唐代而大盛。漢武帝內倡文教,罷黜百家而獨尊儒術;外施武功,窮兵黷武以擴充疆域。期間,張騫先后兩次通西域,開辟了著名的陸上絲綢之路,從此中亞各國使者、商人、傳教士等源源而來,絡繹不絕,促動中華文化的發展。其中以佛教東來給予漢語文化的影響最為巨大而深遠。佛教僧侶為傳教翻譯佛經,輸入印度聲明學,發明反切注音法,漢語聲、韻、調研究趨于科學,從而催生了漢語音韻學。因佛經翻譯之需,大量雙音節和多音節詞語產生,推動漢語詞匯由單音詞向復音詞的迅速轉化。復音化引發了構詞方式的變革,促成了訓詁音義之學的成立。佛教徒講經布道、闡述教義的法式,啟發了經學訓詁義疏體式的誕生。此外,佛教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對中國文化的滲透更大,以致中國化的佛教一經形成,即與本土儒教、道教鼎足而立,汗牛充棟般的佛藏經典亦與儒藏、道藏經典一起,成為傳統文化的歷史遺存,影響至于今日。毫無疑義,除了政治、經濟等因素外,三教文化的融合會通、并行不悖,是促使中國社會進入鼎盛期的李唐王朝的重要基因。過往論述訓詁學發展,往往以漢代為參照系,概謂唐代訓詁為“保守期”,未必盡然。事實上,在中外文化沾溉下的隋唐訓詁學,乃是與時俱進,創新良多。

第二次中外文化的交融,則在明末清初之際。與第一次佛教東來后的中外文化交融不同,此時的中國社會已由昔日上升期的輝煌轉入季世的衰微。雖然有唐宋以來新興海上絲綢之路不絕如縷的傳輸,中外文化交流的規模已非漢唐舊觀。盡管其時西方教士來華傳教布道,部分先覺的中國知識精英也接受了西方科學,但因傳教士人數偏少,時空跨度不大,天主教經典相對單一,中土信眾分布不廣,尤為重要的是未獲中國官方認同,最終未能像佛教一樣植根中國、成為本土化的宗教文化。隨著清政府海禁日烈、排外趨緊,中西文化交流陷于停滯,西方教士的漢語《圣經》譯著雖有千部之數,既被封禁,復多塵封于歐洲諸國,遂為國人所不知,自然難入學術研究之林。近四十年來,中國實行改革開放,國門洞開,西學洶涌而至,宗教自由,天主教、基督教信眾日夥,發展迅猛,有關明清之際西方學者的漢譯著作漸為學界所關注。漢語訓詁學作為中國古代經典解釋學,既然坦承佛經語言研究可入訓詁學史之疇,明清之際西人以漢語詮釋《圣經》的著作也就沒理由不在漢語訓詁學的觀照之中。無論是從尊重既有的歷史事實出發,還是從當今中外語言文化交流的實際需求計,都不能無視這一客觀存在。所以我是贊成本書作者的基本觀點的。

本書是基于訓詁學的天主教核心文獻研究,通過諸如內容、術語、方法、價值等方面的窮盡式的考證和比較,揭示了古代漢語訓詁學與古代西方詮釋學的相類、相異及其原因。在傳統漢語訓詁學以今釋古、以易釋難之外,注入了“以中釋西”的異文化比對,別開了訓詁與詮釋相因相成的新境域。同時,借鑒西方詮釋學的經驗,在夯實訓詁學自身建設的同時,為傳統文化的復興和全民信仰的修復探索新的路徑。因此,本書的寫作,不唯有學術研究的價值,而且具有觀照現實、服務當下的經世致用的意義。

玉梅畢業于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是許嘉璐先生兼職教授時的訓詁專業博士生。許先生以漢語訓詁學名家,近三十年來,在從政、教學之余,以極大的熱忱,銳意思考、深入研究全球化時代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化轉型問題。他站在時代前沿,高瞻遠矚,以世界性的學術眼光,大力倡導溝通古今、融匯中西,身體力行地積極從事復興中華文化的偉大事業,不懈地尋求世界宗教文化求同化異、和諧發展之道。大約在2008年的夏秋之交,玉梅獲知業師在北師大講座的信息,便專程由滬赴京聽課。她是治學的有心人,具有敏銳的感應力,善于發現并捕獲最新學術信息。課后她來寒舍看我,興奮地談起所受業師的啟發,當時便萌生了將漢語訓詁學與西方詮釋學作比較研究的念想。她更是尚志問道的恒心人,身處繁華世界,毅然“求其放心”,沉穩執著于學問。返滬后,她便開始關注中西文化交流領域的資訊,著手收集材料,從宏觀上進行比對分析。2012年秋冬之際,她借承辦“中西知識論與詮釋學: 理論與實踐國際學術研討會”之機,提交并宣讀了《中西會通: 傳統訓詁學與古典詮釋學之比較研究》的論文,并征詢與會中外學者的意見,得到了積極的回應和廣泛的認同。翌年9月,她赴比利時魯汶大學訪學。一年之中,伴隨著魯汶的鐘聲,從城南的住所走到市中心的圖書館,晚上復返回住所,無非是讀書、打字、查找并復印資料,此外就是有主題地約訪歐洲漢學家。在此期間,她發現了塵封已久的線裝本館藏中國明清基督教典籍,出于好奇與敬畏,開始閱讀和思考。于是,南懷仁《教要序論》進入視野,她迅即意識到: 它是訓詁學的,也是詮釋學的;就像它的作者南懷仁一樣,原本是外國人,后來成為中國人;最終他/它是融合了中西方兩種語言文化的上帝的子民。是的,人類社會發展至今,世界經濟一體化,政治、宗教、文化呈多元形態,但終竟會“殊途而同歸,百慮而一致”。只要不抱偏見,就應承認諸如《教要序論》之類的著作,它們是中西語言文化合璧的瑰寶,是人類社會共有的文化遺存,因此是值得探究的新課題和新領域。于是,玉梅的宏觀研究找到了具體而實在的切入點,她也就此開始了本書的寫作。

玉梅在魯汶往返于兩點一線式的訪學生活,緊張、忙碌、辛苦而又充實。“充實之謂美”。她不時應約專訪歐洲漢學家馬悅然(Goran Malmqvist)、貝羅貝(Alain Peyraube)、何莫邪(Christoph Harbsmeier)、鐘鳴旦(Nicolas Standaert)等,陸續有學術專訪文章在國內發表;不時地將已成文稿傳我征詢意見,終于在回國前夕完成了本書的初稿。又越一年,廣求高明,數易其稿,方得完璧。屈指算來,從萌思、準備到成書,忽忽已歷七載了!玉梅不受時下急功近利的誘惑,專心治學,在尚無前人涉足之域辛勤耕耘,“篳路藍縷,以啟山林”,收獲了第一部研究成果,可喜可賀!孟子曰:“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自得之,則居之安;居之安,則資之深;資之深,則取之左右逢其源。”玉梅出自名師,學有本源,“深造之以道”,復有自得之果,心中蘊積既多,必也左右逢源,則其將來,可期而待也。北宋理學家陸九淵說過:“學茍知本,六經皆我注腳。”“知本”是治學的入門功夫,即由文字訓詁而熟知經籍原旨,在此基礎上,縱橫旁達,左右采獲,方能做到“六經皆我注腳”: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得圣賢義理。若學不知本,難免游談無根,陷于空衍義理的誤區,此宋明理學所以空疏也。故愚以為,當代漢語訓詁學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宜突破門戶的樊籬,將考釋之學與義理之學相結合,專門之學與通人之學相貫通,微觀研究與宏觀研究相觀照,還有就是本書所探討的訓詁學與詮釋學相融會,不斷注入時代的學理機制,才有望進入現代學術的新境界。

玉梅不是我的學生,但相識以來,一直視我如師,比起我所教過的一些學生,更其懂得尊師重學,樂其道而忘人之勢。拜讀她的大作,不禁想起自己當年身處鬧市、如屏居山野一般的寫作情境,亦更加感念先師陸先生的博大胸懷和提攜之恩。孟子曰:“古之人所以大過人者無他焉,善推其所為而已矣。”撫今追昔,推己及人,寫了上面的話。是為序。

丙申年上元節
于北京寓所居易齋序二打開訓詁學研究的廣闊空間

avatar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