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光啟全集》補遺

avatar 2018年1月12日10:57:32來源:豆瓣 評論 3,031

版權歸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轉載請聯系作者。
作者:sonoclock(來自豆瓣)
來源:https://www.douban.com/note/590490539/

《徐光啟全集》補遺

關于徐光啟的集外文,周振鶴先生(2011)撰文揭示朝鮮高用厚《晴沙集》冠以徐光啟《高使君詩序》(崇禎四年春),同書卷二見收高用厚《上禮部尚書徐玄扈先生書》及徐光啟《答高使君書》,并推測朝鮮史料中或有更多徐光啟相關資料,有待發現。(參見周振鶴《朝鮮史料中的徐光啟與〈幾何原本〉》,收入徐匯區文化局編《徐光啟與〈幾何原本〉》,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1,99-104)
近日全南大學金大鉉先生來訪,於友人架上偶見《徐光啟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即告以高敬命《游瑞石錄》附載徐光啟跋。檢是書,果有崇禎四年春徐光啟《跋瑞石錄》一文,《徐光啟全集》未載,略考如下:
高敬命(1533-1592),號霽峰,高用厚之父,壬辰倭亂之初,起兵抗敵戰死。崇禎三年末,高用厚任冬至使,航海至登州,輾轉抵北京。四年春,用厚上書禮部尚書徐光啟,“就中先集五卷(即高敬命《霽峰集》),敢因莊主事,猥呈于下執事”,請求“一覽之后,或序焉,或跋焉”,“則是亡父賴閣下之賜,付青云而垂名不朽。”(《上禮部尚書徐玄扈先生書》)徐氏覆書,謂“門下以文章節義,世濟其美,捧誦來集,不勝欽挹”,“草率屬筆,希斧正之”(《答高使君書》)。徐光啟獲贈高敬命《霽峰集》、《游瑞石錄》二書及高用厚詩作,即為《游瑞石錄》作跋,又撰《高使君詩序》。徐氏兩文,對應高用厚《謝兼翰林學士徐尚書書》所云,既為其先人集“著述”,“至于小生下俚之謠,并蒙品題。”(《晴沙集》卷二)代高氏轉送諸書的“莊主事”,當系莊應會(1598-1656),時任禮部主事提督會通館,負責與朝鮮使臣接洽,且應用厚之請,作《朝鮮故贈禮曹判書霽峰高君文集序》(崇禎四年仲春),見載《霽峰集》。
《跋瑞石錄》所謂“予適治歷”,即崇禎初徐氏主持西法歷局,纂修《崇禎歷書》事。崇禎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徐光啟于觀象臺跌墜致傷,遂臥床調治。徐氏覆函所謂“恨無繇覿面以罄私悰”(《答高使君書》)。未能正式會見朝鮮使臣,或即此故。徐光啟回贈高用厚“新刻書數十卷”,高氏謂之“奏疏”、“經世之文”(《謝兼翰林學士徐尚書書》)。按《徐氏庖言》凡五卷,刻于啟禎之間。《治理緣起》始于崇禎二年五月,至崇禎四年正月,奏疏卷帙尚少(僅在刻本前三卷中)。不知此“數十卷”中尚有何書。
《游瑞石錄》系萬歷二年(1574)高敬命瑞石山游記。瑞石山即無等山,全羅南道名勝,在光州之東。茲就韓國學中央研究院藏書閣藏《游瑞石錄》刻本移錄徐光啟跋文如下:
跋瑞石錄
朝鮮高霽峰以忠節表其南境,我師援平壤,歸而(哆)[多]述之。然霽峰實負軼才,擅風雅。試展其《游瑞石錄》,音章秀句,觸景奔赴,覺當日云物,當日彥會,燦然如(賭)[睹]。蓋忠節之士,其精靈原與山川融結,故不矜意而出,愈極其致,所謂惟其有之也。霽峰曾奉使中朝,瞻玄繚碧基之盛,與中朝人士款接,為(子)[文?]墨之交。其所游目,歷醫無閭、營平、青冀之墟,故能曠然遠覽。深明禮教,與二子同殉國難。今季子使君用厚,復宣重光,再以賀節來,予得欣然見大業之后。且赍《霽峰集》示予。予適治歷,略約覽觀,詩皆昳麗而本于沖澹。兼示此錄,予因慨然嘆瑞石可勒以不朽,山川亦與有幸也。使君其善保之,如霽峰詩、若錄,不特可為高氏家乘,即長為彼中惇史,奚不可焉。
崇禎辛未春禮部尚書兼翰林院學士協理詹事府詹事徐光啟跋

《高使君詩序》、《答高使君書》、《跋瑞石錄》三篇外,《全集》未收徐氏詩文,尚有數種:
徐光啟《彌撒冠議》,見載方豪舊藏《辯學》鈔本。該文述萬歷四十六年九月二十八日,第一次加彌撒冠行祭事,儀式在嘉定孫元化家中舉行。參見方豪《〈辯學〉鈔本記略》,《方豪六十自定稿補編》,臺灣學生書局,1969,2905-2913。
按,《辯學》鈔本,現藏政治大學(臺北)社會科學資料中心藏方豪資料內。參見黃一農《天主教徒孫元化與明末傳華的西洋火炮》,《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67本第4分,1996,918,962。

徐光啟行書七律金箋扇頁,湖北省博物館收藏。
詩曰:
江村□臥少微星,字食神仙杖履輕。一片白云堅野性,半亭翠雨足山情。
話中知己黃鸝語。花底間緣玄鶴迎。酒泛碧筒香滿處,卻看太乙映長生。
詩壽□樓丈 徐光啟
參見陶喻之《關于新發現徐光啟行書詩扇與相傳利瑪竇畫通景屏幅》,《文化雜志》,第72期,2009,127-142。

徐光啟題陸萬言《琴鶴高風圖》,見載《琴鶴高風詩畫冊》,臺灣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收藏。
詩曰:
三年佐郡蔚清標,南國棠陰萬里遙。祇為刑平圜室閑,不因恩貸檻車消。
冕旒正坐思孫綽,閶闔方開憶帝堯。課最懸知膺異寵,諫垣成命出中朝。
海上晚生徐光啟
參見:http://auction.artxun.com/paimai-26823-134111323.shtml
https://www.douban.com/event/photo/2247165412/

此外,徐光啟《恭承新命謹陳急切事宜疏》(萬歷四十七年九月十五日),《徐氏庖言》卷一所載有刪節,如舉薦善用火器之趙鳳歧、欲造西洋大炮之伍繼彩等事,俱為刊落(卷1,43a)。刪節之文,見諸《籌遼碩畫》卷三十(36a)。王重民輯《徐光啟集》(頁126)即據《籌遼碩畫》錄文。新版《徐光啟全集》單收《徐氏庖言》,讀者反而無從見到《恭承新命謹陳急切事宜疏》未刪全文。前引周振鶴文也指出,《李朝實錄》萬歷四十七年十月三日載徐光啟監護朝鮮疏,文字與《徐氏庖言》卷一所載《遼左阽危已甚疏》略有不同。蓋明人自編奏稿(如《徐氏庖言》),多有削刪,與上奏后傳出抄本(如朝鮮使臣所得)有別。故而依據邸抄編纂之奏疏集,不乏超出自編本的內容,值得參考。

2010年嘗撰《徐光啟集外文輯補》,恰聞《徐光啟全集》將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刊行,即將該文寄與出版社參考,新見《甲辰科翰林館閣試草》所載諸篇亦得收錄。倏忽六載,復見徐光啟詩文若干,《全集》未收,稍作補遺。

鄭誠
2016年11月5日

----------------------------------------------------------------------------------------------------------------------------------

徐光啟集外文輯補(2010年7月19日)

徐光啟(1562-1633),字子先,號玄扈,謚文定,教名保祿,南直隸松江府上海縣人。1896年,李杕神父第一次編印出版《徐文定公集》,收文27篇。1909年,徐允希神父編印《增訂徐文定公集》,收文63篇。1933年,徐宗澤神父再次增訂至89篇。1962年,王重民先生輯校之《徐光啟集》(簡稱《徐集》)出版,收文204篇,詩14首,迄今仍是徐氏文集最為完備的整理本[1]。按《徐光啟集》凡例,一則所謂“偽托的、可疑的宗教論文”不收,故《增訂徐文定公集》原載之《耶穌像贊》等八首均為刊落[2]。一則可能為徐氏起草,然未署名或經他人修改者不收,如《崇禎歷書》各書《敘目》、《農政全書凡例》、《選練條格》[3]。1983年,《徐光啟著譯集》影印出版,除收錄《幾何原本》等專書,尚有書簡、佚文各一卷[4]。《徐光啟集》與《徐光啟著譯集》已然匯集了徐氏名下的大多數傳世文字。
以上各版徐光啟文集均未收錄之單篇詩文,即本文所謂的集外文。茲首先記述三十年來陸續公布者,其次介紹筆者新近發現者,最后對偽托及存疑之作略加討論。

近年披露之文,所知有以下數種。
《欽奉明旨錄呈前疏疏》。韓霖輯《守圉全書》卷三之一摘錄[5]。是疏首尾題署具省,無日期。觀文意,當作於崇禎初年,論火器之用。“必可恃者三”,摘錄守御可恃一條;“大可慮者三”,不精可慮、敵謀可慮、妄殺可慮,三條全錄;“臣言偶中者三”,摘一條。
《穀城先生四然齋集序》。見于黃體仁《四然齋藏稿》卷首[6]。手書上版,署“萬歷戊申嘉平月門人徐光啟謹撰”。黃體仁號穀城,系徐光啟早年業師,萬歷甲辰(1604)二人同成進士。[7]
《告鄉里文》。方岳貢修、陳繼儒纂《松江府志》(崇禎刻本)卷六“物產”類引用。全文四百余字,作于萬歷三十八年(1610),時江南連年水患(1608-1610),徐光啟倡議鄉里,采用新型農植方法應對天災。[8]
《明文簡公像贊》。即周炳謨之像贊。周氏系萬歷甲辰進士,為光啟同年,歷官禮部侍郎,天啟五年卒。崇禎初贈禮部尚書,謚文簡。[9]
宗教類尚有《造物主垂象略說》、《辟釋氏諸妄》兩篇。[10]
尤其難得的是,董少新先生發現了一批有關徐光啟的葡萄牙文文獻。包括徐光啟的兩封書信,“第一封是徐光啟代表中國所有教徒給羅馬紅衣主教貝拉爾米諾的回信,約1617年寫于北京;第二封為徐光啟寫給耶穌會中國與日本巡按使班安德神父的信,崇禎三年(1630年)農歷四月廿四日寫于北京。”另有“譯成葡萄牙文的多份奏疏及崇禎皇帝諭旨……包括徐光啟寫于1630年6月12日的奏疏及另外三份奏疏的摘要”。相應漢文原件早已佚失,這批譯文抄件無疑極為珍貴。1603年至1633年間耶穌會年報亦多有關系徐光啟行藏者,特別是“1634年葡萄牙耶穌會士伏若望撰寫的《徐保祿進士行實》,此文長達20頁(葡文手稿),是1633年耶穌會年報的一部分,描述了徐光啟一生的美德及對教會的貢獻。”[11]

筆者平日瀏覽所及,又得若干新材料,未見前人引用。《甲辰科翰林館閣試草》十六卷(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藏明刻本,以下簡稱《試草》),存卷四至十六。收錄萬歷甲辰、乙巳間(1604-1605)甲辰科庶吉士館課、閣試詩文數百篇,附刊館師評語。內載徐光啟文九篇,詩十三題十八首:
擬講讀官請皇太子暑月宮中視學箋 乙巳六月上旬館課(卷六 )
處置宗祿查核邊餉議 乙巳六月下旬館課(卷六)
漕河議 乙巳十月下旬館課(卷七)
為之自我者當如是 甲辰九月朔日閣試(卷八)
續文德論 乙巳二月上旬館課(卷九)
與友人辯雅俗書 乙巳七月上旬館課(卷十二)
赤子之心與圣人之心若何解 甲辰十月朔日閣試(卷十二)
圣母萬壽頌 甲辰十一月下旬館課(卷十三)
新都楊永嘉張二文忠公贊 乙巳五月上旬館課(卷十五)
詩(卷十六):聞楚變有感、題歲寒松柏圖、雨霽望西山、賦得冬嶺秀孤松、秋祀恭謁長陵、閱宋史監門鄭俠上流民圖有感、邊塞苦寒吟、憶江南梅花(四首)、賦得霜前白雁(二首)、南郊陪祀(二首)、玉河新水、上苑聽新鶯、賦得玉壺冰。
其中文二篇(擬講讀官請皇太子暑月宮中視學箋、續文德論),詩五題九首(賦得冬嶺秀孤松、秋祀恭謁長陵、憶江南梅花、賦得霜前白雁、玉河新水),《徐光啟集》未收[12]。《徐集》收錄者,大都錄自《新刻甲辰科翰林館課》(上海圖書館藏萬歷三十四年刻本)。《試草》諸文均標注年月,為《館課》所無。諸篇互校,字句間有異同。例如《聞楚變有感》(五古)四、五兩聯,《試草》作“閼伯暨實沈,搆作參與商。會府列臺司,開禍首見戕。”《徐集》脫第四聯,第五聯作“會府列臺司,申禍并見戕。”《題歲寒松柏圖》(五古)第六、七兩聯,《試草》作“誰將入素綃,鱗鬣疑生龍。似聞颼颼聲,謖謖來空中。”《徐集》作“誰將入生綃,畢韋誇崢嶸。黛色欲參天,幹石柯青銅。”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另見《新刻甲辰科翰林館課續卷》不分卷(明刻本,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藏),收錄徐光啟“處置宗祿查核邊餉議”一篇。《徐集》有此文,系據《明經世文編》迻錄。

此外又有署名徐光啟,真偽甚可疑之文。《韜略世法》存十六種二十卷[13],蓋明末坊刻兵學叢書,涉及徐光啟者有二:
《新鋟行兵占驗天時韜略世法》一卷。前冠《天時占驗奇門遁甲小引》一葉,署“練軍詹事徐光啟識”。按,徐氏任詹事府少詹兼管練軍事務,在萬歷四十七年(1619)至天啟三年(1623)間[14]。是書系行兵占驗指南,徐氏既以實學名,又早已信奉天主教(1603),《小引》中猶作回護陰陽術數之辭,近乎語怪,且違教義,恐非徐氏手筆。
《新編歷刻程墨武論韜略世法》一卷。題“練軍少詹徐光啟匯選 行邊經略王在晉評釋”。是書選輯萬歷啟禎間鄉會元魁二場論程文及部試之類。序文八葉,闕首葉,末署“崇禎戊寅臘月玄扈徐光啟謹識”。按,徐氏卒於崇禎六年癸酉(1633),十一年戊寅(1638),墓草宿矣。該序為草書上版,取《徐光啟手跡》(中華書局,1962)對觀,筆勢殊不相類。序末刻二章,一陽文“徐光啟印”、一陰文“文經武緯”,后者未免夸誕。序后又錄禮部尚書黃氏奏疏,題崇禎九年(1636)四月,更在徐氏歿后。綜上數條,該序應是偽托。[15]
徐光啟傳世文字,以上所舉,必有遺漏,然而個別佚作或不無線索可循。萬歷丁酉科(1597)順天鄉試,徐光啟高中解元。何等文章令考官焦竑(1540-1620)擊節贊賞,嘆為“此名世大儒無疑也”[16],遂拔置第一? 是科《順天鄉試錄》必收徐氏策論之類,惜未聞有傳本。檢當時舉業選本,茅維輯《皇明策衡》卷十四即載錄萬歷丁酉科順天鄉試對策程文兩篇,題作“謀臣”、“博物”,未署作者[17]。是否徐光啟手筆,未可遽定,有待考辨。

鄭誠
2010年7月19日

附錄  徐光啟集外詩五題九首

賦得冬嶺秀孤松
萬樹調傷日,孤松獨秀時。拂云添黛色,倚嶂出高枝。一派濤聲落,千尋蓋影披。貞心生自直,不為歲寒移。

秋祀恭謁長陵
崇祀嚴周典,朝陵屬漢官。露華凝寢殿,岳色照衣冠。梧野金鋪靜,橋山玉劍寒。戎衣三極定,文物九區安。秉德幾筵思,寧神縣宇歡。□將肹蠁意,歸獻五云端。

憶江南梅花[18]
江南梅花白如雪,薊門看雪憶梅花。千葩籠月輕香度,一幹臨風瘦影斜。
鼉湖磯上何年種,放鶴山前幾樹開。昨夜蕊珠宮畔過,夢回攜得暗香來。
早春花事盛吳趨,謂是飛瓊謂弄珠。驛使相逢頻借問,有誰憑寄一枝無。
江南佳麗艷陽辰,不愁桃李不紛綸。惟君領得東風意,散與群芳次第春。

賦得霜前白雁
鳴鐘入序曉霜繁,素雁翩翩逗塞門。色亂葦花迷大澤,影隨蛾月印高原。忽聞遙響平沙落,蹔見輕痕曲渚翻。若念上林棲泊處,可能不愧稻粱恩。
天女青腰初按節,賓禽白羽早騰騫。參差玉塞凌高闕,晃漾銀塘暎早暾。陡舉犯寒風慘澹,長鳴警夜月黃昏。于今北海方重譯,尺素無勞報至尊。

玉河新水
潺湲新漲帝城隈,謂是朝宗太液回。色映玉沙朝鏡澈,波生細纈錦文開。綠含柳影隨流馳,紅帶桃花逐浪來。此去滄江渺無際,也知應用濟川才。

據《甲辰科翰林館閣試草》卷十六移錄,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藏明刻本

注釋:
[1] 王重民輯校:《徐光啟集》:中華書局,1962年;新一版,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
[2] 其中《圣教規誡箴贊》(含《十誡箴贊》、《克罰七德箴贊》、《真福八端箴贊》、《哀矜十四端箴》)等五篇,近有《耶穌會羅馬檔案館明清天主教文獻》(臺北利氏學社,2002)第8冊影印明刻本。
[3] 潘鼐匯編:《崇禎歷書》,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農政全書》,《中國科學技術典籍通匯?農學卷》(河南教育出版社,1994)第二冊影崇禎間平露堂刊本。《選練條格》原載《守圉全書》,《徐光啟著譯集》影印。
此外如《顧氏畫譜》中孫龍小傳(上海古籍版《徐光啟集?凡例》第40頁,誤排作“孫樓”),雖系徐氏手書,但不能判定作者,故未收錄。
[4]《徐光啟著譯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除《農政全書》、《崇禎歷書》、《靈言蠡勺》因卷帙過多未收,徐氏著譯大致齊備,如《徐氏庖言》即采用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明刻本照片,頗可訂正《徐光啟集》錄文訛奪(據顧廷龍跋)。《著譯集》第十六種為書簡、第十七種為佚文,多系《徐光啟集》未收者。
[5] 《守圉全書》卷三之一,僅見於傅斯年圖書館藏崇禎刻本。錄文見湯開建:《委黎多〈報效始末疏〉箋正》,廣東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220-221頁。《四庫禁毀書叢刊補編》第32-33冊影上海圖書館藏《守圉全書》八卷首一卷末一卷,崇禎刻本,恰闕“卷三之一”。
[6] 黃體仁:《四然齋藏稿》,《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182冊影印萬歷刻本。
[7] 著錄見沈津:《中國珍稀古籍善本書錄》,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6年,第523-524頁;杜澤遜:《四庫存目標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第3021頁。
[8] 曾雄生:《〈告鄉里文〉:一則新發現的徐光啟遺文及其解讀》,《自然科學史研究》第29卷第1期,2010年,第1-12頁。
[9] 王成義編著:《徐光啟家世》,上海大學出版社,2009,第260-261頁
[10] 《造物主垂象略說》,見《天主教東傳文獻三編》(學生書局,1984)第二冊影印刻本。《辟釋氏諸妄》,見《徐家匯藏書樓明清天主教文獻》(方濟出版社,1996)第一冊影印鈔本。錄文見李天綱編注:《明末天主教三柱石文箋注——徐光啟 李之藻 楊廷筠論教文集》,道風書社,2007年。
[11] 董少新:《在里斯本“發現”徐光啟》,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680053/
[12]《試草》所錄《憶江南梅花》七絕四首,第一、三兩首《徐光啟著譯集》已據徐光啟手書扇面影本錄文。
[13] 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藏明刻本,《四庫未收書輯刊》第3輯第22冊影印。
[14] 萬歷四十七年(1619),徐光啟升少詹事兼河南道御史、管理練兵事務,天啟三年(1623)升禮部右侍郎。參見《萬歷三十二年甲辰科進士履歷便覽》,上海圖書館藏明刻本。
[15] 另有《新編大明一統九邊險要韜略世法》一卷,上海圖書館藏明刻本,著錄為徐光啟輯、王在晉評釋。或亦托名之書。
[16](明)徐驥:《文定公行實》,見《徐光啟集》,第551-563頁。
[17] 萬歷間刻本,《四庫禁毀書叢刊》集部151-152影印。
[18] 第一、三兩首又見《徐光啟著譯集》,徐氏手書扇面影本并錄文,“白如雪”作“白於雪”。

avatar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